吃鸡不逆

前辈和小朋友要一直一起走
不拆不逆不拆不逆

看   举报h的都在天上开花呢

邵小梨:

畫了個哭唧唧的小阿藍~原來是為了這個事情哭啊~😂少爺快給他買個新的😅😂😂

侅扉:

《モノノ怪》



重溫了作品,經典就是經典,我心中的神作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山药肉丸子:

我寮日常——
刚凑到酒吞,就把他升到六星了(*/∇\*)【没错我蓄谋已久了】
完全不需要绒绒带哈哈
虽然我这个非洲阴阳师还没啥好御魂

补了黑社会 飞机和J真是怎么看怎么好啊

【酒茨】 儿孙满堂 (一发完)

客人4:

*甜,OOC


*无生子




传闻那也是足有百年以前的事了,一夜明月高照,鬼王与友人在山涧饮酒,彼时正逢初春,山涧之东有樱树亭亭而立,迎风落英,山涧之西桃花也正逢花期,开得繁盛,山中夜风带来花香阵阵,平日里喝惯了的神酒都仿佛喝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来,酒过三巡以后,本就不分彼此的两鬼就开始耍起酒疯来,鬼王出身庙宇,少时喜集,好隐于市井,对那些文人墨客的风月句张口就来,鬼将为人时候却贫苦出身,爹不疼娘不要的,连识字都是山下的女狐狸教的,只伴于鬼王身侧,以石击酒坛为节,为鬼王助兴。


长夜过半,月朗星稀,鬼将早就不胜酒力醉卧在鬼王脚边,鬼王却越饮越清醒,独对明月生出几分孤寂之感,低头一看鬼将睡得正香,气不打一处来,硬是把人踢醒了,见鬼将晕乎乎醒来,自己酒力上头,突然心生一计。


“茨木童子,”鬼王说道,“你看着东边的樱树和西边的桃花,到底哪个更漂亮?”


鬼将年轻,又是自幼跟随鬼王左右,一时也不知主子是何意,左看看那樱树,右看看那桃花,思隼片刻依旧不得要领,只得说道。


“花红又粉,一团一簇的看来都差不多,自是都漂亮。”


鬼王酒吞童子见他上钩,话锋一转便说,“正是,樱花桃花花色相近,若是打叶结果的时候还能看出个所以,如今花团锦簇,正是好时候,漂亮是漂亮,反倒看不出个所以然了,你说若是那二树修炼为人型,又是哪个更美?”


茨木童子当即酒醒了三分,这才好好左右端详了一下,花妖草木,修练出来多半是貌若天仙的女妖,只是要说谁更美,他年浅涉世未深,素来好征战不近女色,对女子的姿色自然是半分也不懂,哪里比得上鬼王阅花无数,片叶不沾身,想到这里才开了窍,知这是鬼王戏弄他呢,赶快笑着讨个巧卖个乖,说茨木愚钝,恳请鬼王赐教云云,谁知今夜鬼王也是喝得多了,硬要他说个所以然出来,鬼将被逼得酒劲上头,倔劲也跟着上来了,张口就说道。


“那我说就定是桃花!”


鬼王一听乐了,“何以见得呢?”


茨木轻哼一声开始头头是道,山樱虽盛,花期却短,常不服水土,弱不禁风,结了樱实也又小又涩,一点也不好吃,哪比得上桃,木刚硬难琢,叶密好乘凉,且树好养活,果子也又大又甜,实属百利无一害。


酒吞童子听了一脸高深莫测,心里却美滋滋地心觉这鬼又中了他计,实在可爱,当即搬起了装神酒的鬼葫芦就说。


“那你我可就一言为定,本大爷说是樱花好,这就去喂它两口神酒化出个人形来!”


说完就端着葫芦没了影子,留下鬼将茨木在原地瞠目结舌,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就跟鬼王怎么个一言为定法了,只好照葫芦画瓢,一路爬上西山头去,可自己又没有鬼王那样便利的妖气之酒,想来想去只好割了半截木角放了妖血去,果然没一会树上就掉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下来,一身粉衣脚踩木屐,当真如一簇桃花一般,头上一左一右两只木角倒是和茨木差不多,方才化形还迷糊着呢,眉宇间好一股傲气,正想开口把这不知哪来的野鬼骂个狗血喷头,就被不解风情的鬼将抱着一路往山涧里跑去了,直领着到了酒吞旁边,酒吞早先他一步回来了,坐在地上喝酒,手边牵着一个同样一身粉衣的小姑娘,虽说才化形,这百年的老邻居桃花也是一眼就认出来了,定就是那樱树的花妖了,鬼王饮酒的空当抬头看他们二人,只见那一鬼一花妖看得两眼发直,不发一言,竟是看呆了。


樱花妖跪坐在地,深红的长裙在地上卷成一圈,裙摆上满是簇拥的樱花,再看她青丝如乌,发间也点缀着硕大的樱花花盘,长袖掩着手,又半遮着脸,眉宇间丝毫没有桃花那样的傲气,却是温润如水,低眉顺目,风情万种。


“鬼王好眼光!”鬼将茨木当即扯开了嗓门高声喊道,这花妖美也就美了,看也就看了,在他眼里哪里比得过他的鬼王?哪怕那樱花妖喝了神酒,化形出来个丑八怪,他也是要为了鬼王酒吞夸成世间第一美人的,更何况还真是个美人呢?


“这樱花妖着实美不胜收,我茨木甘拜下风,不辜负是鬼王大人的神酒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

说完又对着酒吞大肆夸耀了一番,鬼王听顺耳了,这才放过他,支使他愿赌服输,需去山下陪自己游玩买酒,鬼将夸得高兴,早就把鬼王给自己下套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,两鬼勾肩搭背欢声笑语的,这就醉醺醺地下山作乐去了,只空留两花妖一立一坐,在山涧之中面面相觑,独享这百年来第一次化为人形的夜晚,静谧的月色与微风。


片刻之后,樱花似乎这才是清醒过来的,迷迷糊糊一脸迷茫地抬起头来,四下张望了两下,看老邻居桃花在眼前,刚想开口问候,却见桃花突然脸一红,鼻子一翘,做了个才不稀罕的表情来,愤愤地朝她哼了一声,似是气她不过比自己早化形那么一时片刻的,居然就比美把自己比下去了,这梁子我桃花算是跟你结上了,踩着木屐一路就超西跑,踩得溪水溅了满地,樱花睁大了眼睛,随即又低下头笑了笑。


不急,走兽有命草木长寿,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和好呢,只是那鬼王和鬼将真是两个不负责任的鬼,一言不合就硬是给这山间添了两妖不说,还管死不管埋地跑了。


这要是为人父母啊,可定是要,到老了被儿子生赶出家门才是!


 


却没想到,这不负责任的父母二人,还真是赌上瘾了,没两天,两个鬼化成人形去京都赏花归来,靠在山口长满青苔的石墙边上喝酒赏月,鬼王喝多了,没找见在脚边醉成一团的茨木童子,硬是把那不会说话的石墙当成茨木骂了一晚上,骂还不够,临了一葫芦酒浇下去,最后酒吞童子也醉倒了,两鬼抵足而眠一晚上醒过来,却发现这石墙不见了,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把路过的小妖揪过来一问,才知原来这石墙也成精了,昨晚被鬼王浇了一身酒,战战兢兢地从两位大鬼身子底下爬出来,摇身一变长手长脚,忙不迭地跑没影了。


鬼王酒吞童子听了也就过去了,根本没当回事,不过是山上再添了个石头小妖,不足挂齿,却乐坏了茨木童子,直把酒吞夸得天上来水里去,无所不能,人间百姓往往谬赞造子之劳苦不堪言,在鬼王这也不过是一抬手的事!岂不妙哉!听得一众小妖胆战心惊,鬼将这是把鬼王跟多子多福的孕妇比呢,果不其然鬼王大怒,端起葫芦就往鬼将身上打,鬼将被撩翻在地,一抹脸,让鬼葫芦喷了满身的酒,却见酒吞坐在王座上看着他笑,才知鬼王这是戏弄自己呢,倔脾气又要上来,却见酒吞童子开口说道。


“这神酒本大爷也赐你了,茨木童子,你这肚子里,可是也有了本大爷的儿子了?”


茨木一愣,下意识就摸了摸肚子,好像真相信酒吞有通天本领,笑得酒吞东倒西歪,把他扶起来拍拍灰,又伸手摸了摸他那断了半边的红角,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。


“可惜了。”


可惜了什么?倒也谁都一时半会说不明白,只是自那日起,这山上的小妖是越来越多,鬼将知了鬼王这本领,性质上来了玩心大起,动不动要去酒吞那里央求下来,鬼王只当他是年纪轻只知道打架,如今占山为王觉得闷了,就随它去,今天一棵草,明天一株花,山脚下抓来的肥兔子,进鬼殿的时候一脸下酒菜似的视死如归,出来就成了个会唱会跳的小娃娃,人多了,人丁兴旺了,也就更树大招风了,赶来山头的妖鬼络绎不绝,俨然如市,茨木童子乐得不得了,酒吞见不得他那副傻样,问他是有什么可乐的。


茨木童子笑得眼如弯月,“吾友酒吞童子,坐大江山之巅,如今亦坐拥百鬼,如此,是为鬼王!”


酒吞童子眯了眯眼开口便问,“怎么?过去本大爷与你二鬼独占山头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征战无数无人能敌,彼时,我难道就不是鬼王了?”


茨木童子不如鬼王聪慧,左右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左想右想,只说出一句。


“那不一样。”


 


斗转星移,大江山再也不是一座只有两鬼的荒山,而是京都众人口中的百鬼之山,而为首之鬼,正是酒吞,世人敬他怕他,称为鬼王。


山涧樱树桃花,亦皆成了樱林桃林,草木子孙万代,皆为同根,泥中盘根错节,不分彼此。


夏日桃树满树硕果,二鬼在林中对饮,鬼将先醉,鬼王独饮,桃花妖自林中树间窥视一二,被鬼王发现,醉醺醺地喊她来斟酒,桃花跳下树来,偏说不给斟,指着茨木就说。


“我可不是喝你的酒才化形的,要斟也不是给你斟。”


鬼王却也不怒,只是笑,随手摘了个桃子吃,说道,“那又怎样,他还不是喝我酒长大的。”


“桃花灼灼,桃之夭夭,”鬼王说下去,“状如生机勃勃,底下却是盘根错节,万林如一木,花枝向阳近水。”


鬼王随之点头朝着桃林对面的樱林一点头,“花美如阳,枝贪如蛇。”


被撞破了心思的桃花顿时面红耳赤,逃也似的往西山林里跑,和当年一样,木屐踩了一地的溪水。那以后她好长时间没再见过鬼王,后来听人说,鬼王心里虽然是没装下一颗桃子,但是装进了一棵红枫树,枫树不属于他,不是从他身上长出来掉下来的,枫树不是他的,所以才能够填满他。被留下来的鬼将没了酒友,只好对月独饮了,桃花看他可怜,跳出来非要给他斟酒不可,茨木也不推脱,斟一杯酒喝一杯,可惜他酒量不好,很快就醉得昏昏欲睡,东倒西歪,可如今这也没了酒吞给他当枕头了,只好说起了胡话来。


“吾素来不善饮,吾友却嗜酒如命,吾愿奉陪到底,往往不能如愿,吾不才,敢将自己与天下鬼众作比,只愿天下尽收入他囊中,快活再无寂寥。”


在那之后,干脆连鬼将茨木也一并失了踪影。


而最后一个喂了神酒的是只小猫,已经长出了第二条尾巴,最早是茨木抱上山来,一直养在山上,是想找鬼王高兴的时候讨神酒喂成人形,疼爱得紧,它都还不会说话呢就天天逗弄着玩,还把顶宝贝的脚环上的铃铛解下来,给它戴了一颗在脖子上,只可惜鬼王找不到,鬼将也没了踪影,最后不了了之,直到鬼退治酒吞死那天,那只小猫从被杀得一片狼藉的鬼殿里爬出来,舔了舔嘴,打了个酒嗝,醉倒在地一翻肚皮,脖子上的铃铛一歪,清脆地一响,转眼就成了个人模样,与此同时,鬼殿里那最后一丝鬼王的鬼气也散了,樱花走过去,闻到它身上一股神酒的味道,和自己当年身上的一模一样,知这就是鬼王最后喂出来的一个了,一下就哭得昏天黑地,直说道。


“人间子女常说,为父母的若不善,将来是要被儿女扫地出门的,到头来,却都是子欲养而亲不待,我本以为,我们妖鬼,是不会知道那是何滋味的。”


桃花听了,立马就红了眼眶。


 


在那以后,大江山再也没有添任何一个神酒喂出来的小妖了,然而大江山毕竟是大江山,没有鬼王在,没有鬼将在,大家还是守着山头过日子,至于鬼王和鬼将,哪怕只存在于他们的记忆里,话语里,故事里,也从不会消失,也依旧是大江山的主人。


直到千百年后,鬼王和鬼将才又回来省亲,山上的小妖惊得一个一个往山下跑,蹦蹦跳跳地打着滚下来的兔子,蒲公英,小花小草小猫小狗,有的变了模样,有的还是老样子。


鬼王和鬼将也还是老样子,鬼王冷兮兮的,鬼将笑眯眯的,看到他们来了,故意凶道。


“见了鬼王大人,还不赶快问好!成何体统!”


大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


Fin.